“有些事,布鲁斯永远教不了你。”封不觉没有穿上那件披风,只是单手拿着布料的一角,任其在空中飞扬。    

     “不要跟我谈论所谓的‘罪行’。”觉哥的语气变得抑扬顿挫:“这座城市里,有不少被你们看作是疯子的人,他们散布着无政斧主义和丧心病狂处世之道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 但只要他们内心深处仍知道什么是无政斧主义,什么是丧心病狂,就依然称不上彻头彻尾的疯狂。这样的一群人,还是可以理解‘罪行’为何物的。”    

      他一边说着,一边朝着建筑边缘后退,“而我……和他们不一样。”他露出诡异的笑容:“我的存在,就是无政斧主义和丧心病狂的象征。”    

     “你要干什么!”夜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快步上前靠近了封不觉。    

     “罪人可诛,罪恶不灭。邪恶本身是无法被审判的,而被其诱惑而堕落的人,永远不会绝迹。”封不觉这时已来到了天台的边缘,再退一步就会坠落,但他却还是面无惧色地挂着笑容,单手抓着那件在空中飘舞的披风,“我让对手脱下这件披风,是因为我不想和穿着这个的人打。”    

     “听着,从这儿跳下去……”夜翼也看出封不觉要干嘛了,他开始劝说对方。    

     “捍卫正义之人,会承载这披风所代表的信念和责任。”封不觉退出了最后的一步,“而追求混沌之人,终将归于混沌。”   

     夜翼冲上前去,想拉住封不觉,却只抓住了被对方甩出的披风。    

      癫狂的大笑在风中肆意游弋,随着封不觉的坠落,在夜空中渐渐飘远。可最终,没有尸体落地……    

      那一刻的疯狂,仿佛成为了永恒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三天两觉《惊悚乐园》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木々の ため息 | Powered by LOFTER